蜜桃视频:ttm58.com

初恋


一个令人窒息的暑假, 刚考完大学的平, 正忙着招罗同学会的成员
        们, 都七年不见了. 当天的同学会有三十人出席, 全是看在平的面
        子上, 据说在这之前的同学会最多只有十五个人, 平看在眼自然
        是高兴.
          " 阿伟, 那个绑马尾巴的女孩是谁? " 平问着.
          " 那是......应该是周晓蓉吧! 女大十八变, 简直比认祖宗还困
            难. 她走过来了, 去问吧! "
          " 妳是? " 平疑惑的看着眼前的马尾巴女孩.
          " 我以前就坐在你的旁边, 坐了三年, 该不会忘了我叫什么了吧? "
          " 那妳是周晓蓉啰! 才几年的时间, 以前还像只丑小鸭, 现在成了
            天鹅了. "
        平记忆中的晓蓉的确不起眼, 话又少, 在小时候男生爱女生的时代,
        一起坐了三年, 如果沒有被凑成对是很奇怪的, 因为平比一般男生早
        熟了一些, 又高又帅, 人又有趣, 班长当了四年多, 功课还有书法,
        演讲, 作文什么的, 平一定是第一个上台的那一个, 自然风风雨雨一
        多, 不起眼的女生很快就会被遗忘, 当时平对这些也不放在心上, 只
        是眼前的晓蓉, 一头长髮, 水汪汪的大眼睛, 纯真的笑容, 这一切的
        一切给了平种不一样的感觉, 平并沒有放在心上而只是认为这是旧友
        重逢的感动.
          同学会是在母校的教室举办, 同学会结束后, 一群人相邀到海边玩
        水, 平留下来整理场地, 并不是沒人要帮他整理, 相反的一堆人要帮
        他, 平要他们去玩, 大家太久沒见面了, 有人得赶夜车上北部, 更重
        要的是平要一点时间来回想过去, 这令人怀念而又不可追的回忆.
          把教室整理好的平, 呆呆的坐在教室前, 是休息, 是回想, 突然有
        人在平的背后拍了一下.
          " 琦华啊! 妳怎么来了? 妳不是先回去了吗? "
          " 也沒什么啦, 我怎么知道同学们都走了, 所以我又来了. 既然人
            都走光了, 我想我还是先回去把事情做完吧, 记得和我联络. "
          " 沒问题, 我上大学第一个写信告诉妳, 拜拜! "
        平心中有股莫名的失落感, 也不知道为什么似乎觉得某个人会出现,
        也不知道是谁, 不知不觉已经黄昏了, 平发呆了一个下午. 有个似曾
        相识的身影走了过来.
          " 你怎么还在呢? " 娇滴又带点羞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平突然觉得他枯等的人就是她了, 抬头一看.
          " 晓蓉? 妳们回来了吗? 好玩吧! " 平有点高兴又有点不好意思.
          " 我沒有去, 回家后老觉得你还沒走, 就来看看, 沒想到你真的还
            在. "
          " 好快, 从我转学到现在都七年了, 大家都长大了. 只有我还是老
            样子. "
          " 还记得我们小时候有一次考试, 你硬把考卷给我看, 我不敢看.
            还有你最喜欢玩刀子了, 把我的手割了一道好长的伤口, 你看!
            伤口还在. "
        平看见晓蓉手背的伤口, 一股愧疚的感觉始平的头低了下去.
          " 你怎么了? 不舒服吗? "
          " 不是啦! 只是在想...."
          " 想什么? 可以去找你的女朋友谈谈啊. "
          " 有就好了, 孤家寡人一个. " 平嘆了一口气. " 那妳呢? 不会和
            我一样吧? "
          " 你猜对了, 沒办法, 太丑了沒人要. "
          " 真的? 那我以后可以找妳出来吗? "
          " 可以啊! 你不嫌弃的话. "
          " 那妳最近有空吗? "
          " 下週末我有三天假...."
          " 可以过夜吗? 我正想回台南看看外婆. "
          " 这....可以...."
          " 真的? 太好了. "
        西斜的夕阳下有一对情侣的身影, 晓蓉斜靠在平的肩上....
          " 外婆, 我回来了, 这是我的女朋友, 漂亮吧! "
        只看晓蓉低着头扯着平的衣角, 示意平別乱讲话.
          " 沒有多馀的房间, 怎么办? " 外婆毕竟较保守.
          " 她和我一起睡就可以了. "
        晓蓉也沒有表示反对....
          " 妳真的沒有过男朋友? "
          " 真的啊! "
          " 那这算初恋啰! "
          " 是啊, 让你赚到了. " 晓蓉用手在平的鼻子弹了一下.
          " 妳的眼睛好亮, 妳的脸好漂亮. "
        平托着头看着晓蓉.
          " 不来了, 老取笑人家. "
          " 我是说真的, 我发誓. "
          " 別乱说, 告诉你一件秘密, 不可以笑人家喔. "
          " 好啊! "
          " 我小时候就很喜欢你了. " 说话的晓蓉往平的怀中靠去.
          " 我可以亲妳吗? "
        晓蓉闭着眼睛点了点头, 平轻轻的扶起晓蓉的头, 吻了晓蓉, 只觉得
        又软又甜, 这就是吻的感觉吗?
          " 晓蓉, 我爱妳. "
        平将晓蓉抱了过来.
          " 你愿意嫁给我吗? "
        只见晓蓉点了点头, 脸和苹果一样红.
        平闻到晓蓉身上飘来的香味, 摸着晓蓉的长髮, 左手也不免不规矩了,
        慢慢的在晓蓉的背上游移, 女人的身体好柔好软, 也给了晓蓉一个忘却
        世界的吻, 晓蓉并不反抗, 任由平熟悉她的身体, 平的手伸进了晓蓉的
        衣服, 想退去晓蓉的胸衣, 却不得其门而入, 急的满头汗, 晓蓉拿了棉
        被往身上盖, 盖的同时胸衣已经在棉被外了, 平将脸埋在晓蓉的胸部上
        , 手更得寸进尺的往下体游去, 舌头和手也不闲着, 揉着一个乳房也含
        着一个, 右手往幽密的谷壑探去, 先是一片柔软的草原, 晓蓉也曾本能
        性的把腿夹紧, 但面对她最爱的男人, 这动作是沒什么意义的, 平感到
        小穴的洞口有点湿, 用食指想长驱直入, 滑滑的, 暖暖的, 平觉得这触
        感好舒服, 如果是小弟弟进来不知道有多舒服, 但晓蓉说有点痛, 平也
        不敢乱来, 把头埋进晓蓉的大腿中, 轻轻舔着晓蓉的小溪和珍珠, 晓蓉
        慢慢的放松了自己, 眼瞇成一缐, 享受这快感, 平慢慢的用中指, 晓蓉
        也较能适应了, 平挺起自己的弟弟, 滑了进去, 晓蓉痛得眼泪都流出来
        了, 也不愿打断平的兴致. 平轻轻的在晓蓉的下体抽动, 太快只会让晓
        蓉恐惧作爱, 慢慢的舔着晓蓉的每一寸胜雪的肌肤, 细细的肩, 可盈握
        的腰, 那二颗小红樱桃, 放在大小适中的乳房山上, 更令人垂涎, 毫无
        瑕疵的身躯, 唯一的伤口是自己的错, 想到这, 平不由得更爱上晓蓉了
        , 晓蓉隐隐约约的呻吟, 也不知道是痛苦还是舒服的快感.
          " 会痛吗? " 平关心的问晓蓉.
          " 不会...." 晓蓉勉强挤出答案.
          " 委屈妳了. "
          " 说那是什么话, 这是我自愿的, 即使你不负责我也不后悔. " 晓蓉
        语气坚决的说. 晓蓉的阴部渐渐湿了, 平发现晓蓉不如前面那么痛苦,
        大胆的抽送, 一阵子之后, 平的千万雄兵攻入了晓蓉的体内.
        东方的第一道光射进房间, 平抱着熟睡的晓蓉而半坐着, 看到晓蓉那纯
        真又美丽的脸, 怀疑自己是否身处梦境, 而打了自己一巴掌, 这一打沒
        把平打入梦境倒把晓蓉给惊醒了.
          " 你好早起床喔! " 晓蓉揉揉惺忪的睡眼.
          " 是啊! 我在乡下都很早起的. " 平想掩饰自己的疲态.
          " 看着我的眼睛. "
          " 还是瞒不过妳, 从小就是妳最了解我的想法, 我在想这是不是作梦
            , 如果是, 就让我多待一会儿吧! "
          " 笨蛋老公, 都是你的人了还说这种傻话, 別太累了, 我会心疼的.
            答应我等一下休息一会, 而且以后不准这样. " 晓蓉往平的头上敲
            了下去, 更窝在平的怀中.
          " 是的老婆大人! 老公一定尊奉老婆大人的话为圣旨. " 说完并在晓
            蓉的唇上亲了下去.
          " 你就只会欺负人家啦! 不和你好了! " 晓蓉象徵性的搥了平几下.
          " 那如果我要和妳好呢? 昨天..还会痛吗? "
          晓蓉摇了摇头. 平的手又在晓蓉的胸部和下体搜寻.
          " 不要啦! 先去洗澡好不好? 一身汗臭味. "
          " 那我要妳和我一起洗, 不然我不要. " 平学起小孩撒娇.
          " 真拿你沒办法, 和小孩子一模一样. "
          " 不要看这边, 我会不好意思. " 晓蓉试着用身上所有的东西来掩盖
            她完美的身体.
          " 怕什么羞? 妳都是我的人了. " 平也是第一次在亮的地方看晓蓉的
            裸体, 一时看呆了, 过去把晓蓉轻抱起放在充满温水的浴缸, 自己
            也下水, 平的一个长吻把晓蓉拉进这个情欲交集的世界. 平如小孩
            般吸食晓蓉的乳头, 晓蓉双眼微瞇, 手则紧抱着平的背, 平将小弟
            放入晓蓉的禁地, 晓蓉沉哼了一声, 平慢慢的激起了水花. 晓蓉贪
            婪的寻找平的舌头, 平则不断的抽送, 眼见晓蓉是越来越陶醉, 也
            忘情的抽送, 不停的加快.
          " 啊..啊....这..这是什..么感觉....? " 晓蓉享受着性爱的愉悦.
          " 我..我也快了, 啊! 一股男人的精华毫无保留的冲入晓蓉的子宫寻
            找另一半.
          " 晓蓉, 我永远爱妳...."
        隔天平带着蓉到海边玩, 平一路上不停的为蓉解释乡下的地名由来,
          " 好漂亮的稻田, 绿油油的真好看, 哇! 海边到了, 好漂亮! " 蓉
            兴奋的样子和小孩子沒有二样.
          " 別乱动, 我还在骑车, 要是摔车了, 妳就真的沒人要了. "
        蓉把嘴巴翘得半天高. 平看了都觉得好笑.
        换上泳衣的蓉迫不及待的往海里跑, 蓉的泳衣不是时髦的三点式, 但
        是她灿烂的笑容及秾纤合度的身材, 足以傲视在海滩上的每个女人,
        更能吸引每个异性的视缐, 而她是我的女朋友也是我的老婆, 想到这
        , 平也不禁将胸膛挺起, 彷彿对世界说她就是我的人!
          " 丫头, 別跑太远了! " 平叫着蓉的小名.
          " 你快点来啦! 给你五秒钟快跑! 一秒钟...."
          " 老婆大人, 妳想玩死我? " 平喘着气说着.
          " 不这样你怎么会这么快到我面前? " 蓉煞有其事的说, 还沒说完
            已经让平是一身湿了.
          " 玩水是吧! 我可不会输妳. " 平也不甘示弱的泼了回去.
        就在你来我往, 太阳回家洗澡去了.
          " 丫头, 该走了, 外婆在家等我们吃饭. "
          " 喔! 还沒过瘾呢! " 蓉心不甘情不愿的上了岸.
          " 赶快把身体沖一沖, 换上干净的衣服, 衣服? 糟了! 忘记带了. "
          " 笨蛋, 衣服在袋子里, 我就知道你这迷煳蛋一定忘了带. " 蓉威风
            的说.
          " 不然妳以为我老婆这么好当啊! "
          " 帮你带衣服, 不感谢我还挖苦我, 你讨打! " 蓉往平打了过去, 学
            过国术的平, 一个侧身倒抱住了蓉.
          " 谋杀亲夫这罪是很重的. " 平说完把头靠在蓉的脸旁. " 该怎么处
            罚? "
          " 这样够不够? " 蓉转过头在平的脸上亲了一下.
          " 够了, 够了, 我怎么忍心处罚我最爱的丫头? "
          " 知道就好. " 蓉在平的鼻子捏了一下, 二人就在一路上不停的斗嘴
            回到家.
          " 啊! 妈, 妳怎么也来了? " 平惊讶的问.
          " 有女朋友也不让妈看看. "
          " 本来是要过一阵子再带给妳看的. "
          " 看不出来我儿子眼光不错, 找到一个这么漂亮又有人缘的女朋友. "
            平的母亲看着晓蓉.
          " 伯母好! " 晓蓉问候着.
          " 伯母? 不对吧! 应该改口了, 要是平这混球欺负妳, 告诉我, 我替
            妳出头, 他不要妳, 我可沒答应, 我认定妳是咱们家的媳妇了. "
            说完把手上的介指拿了下来, 也不管蓉答不答应, 就往蓉的手上戴
            .
          " 谢谢妈! "
          " 啊! 我完了, 以后二个欺负我一个, 日子可难过了. " 平开玩笑并
            露出无辜的表情.
          " 丫头, 我可以进去洗吗? "
          " 可以啊! "
        平门一打开却发现蓉已经洗完澡了, 连衣服都穿完了.
          " 真可惜! " 蓉惋惜的说着.
          " 可惜什么? "
          " 我是替你可惜, 你看你一副色瞇瞇的样子, 就知道不安好心眼, 所
            以我很快就洗完了. " 蓉像小孩般高兴的说着.
        平也不回答, 事实上, 他的确是这样想的.
        洗完澡的平, 看见蓉趴在桌上睡着了, 跟小孩一样, 玩累了就睡, 平把蓉
        抱到床上睡, 看着蓉的脸, 好天真, 好无邪, 沒有半点人间尘俗的牵绊,
        无忧无虑, 但又是那么的细心, 体贴, 灵精, 什么事都瞒不过她, 正好平
        是天生的大迷煳蛋, 大概是註定的吧!
        一大早, 乡下的公鸡不忘一展歌喉, 让世界迎接美好的一天, 平在乡下很
        少睡超过七点的, 从小就是这样, 今天也不例外, 起了个大早也把蓉给吵
        了起来.
          " 睡得还好吧! "
          " 你真的在乡下好早就起床了. "
          " 是啊, 习惯了, 我国小一年级是在这唸的, 自然不会晚起. 起来把脸
            洗一洗, 吃完早餐我带妳到我学校逛. " 平把蓉拉了起来, 并给了蓉
            一个早安之吻.
        蓉洗完脸冷不防一对强壮的手臂抱住了她, 平不等蓉做出反应, 舌头已经
        在蓉的嘴翻江倒海, 手也在蓉柔软的臀部, 胸部摸着, 平将无力的蓉抱
        起, 回到房间, 轻轻的放在床上, 手慢慢的解开睡衣的胸扣, 洁白而有蕾
        丝边的胸罩不能掩住双乳的丰满, 平将手伸到蓉的背, 解开了胸前的负荷
        , 昨天留下的晒痕依然清晰, 平的舌头沿着晒痕一直到乳房的顶端, 右手
        也伸入了蓉的睡裤中, 寻找传说中的乐园, 那片草原, 又软又滑, 任谁摸
        了也乐不思蜀了, 再一步探入诱人的世界, 蓉的秘处因为平的侵入而以洪
        水相对, 蓉在平食指的抽动中, 流露出忘情的呻吟, 平的舌游遍蓉身上的
        每一吋肌肤, 似乎要留下记号证明蓉是属于他的, 最后停在最幽密动人之
        处, 平仔细的把二片薄薄的肉壁分开, 出现一条小小细细的红通道, 直往
        天堂, 上面还有一颗珍珠, 发出微红的炫人光芒, 平低下头用舌头去拾起
        珍珠, 这让蓉歇斯底里的呻吟着" 不要! 不要! " 平的小弟再也无法忍耐
        , 用力一挺, 蓉的一声惨唿提醒了平: 蓉昨天还是处女! 平的动作慢了下
        来, 轻入浅出, 蓉也慢慢的由痛转为人间至乐, 而忘情的呻吟, 平一听更
        鼓足了全力冲刺, 蓉紧紧抓着平的背, 十条血痕, 床单已湿了一大片, 混
        着昨天的血迹, 平沉哼了一声, 精华盡入谷底, 平趴在蓉的胸部上休息,
        左手把玩着蓉的乳头.
          " 老公, 你看你满头大汗, 下次不要那么激烈了. " 蓉边擦着平的汗边
            关心平的情形.
          " 沒办法, 娶了个老婆这么漂亮, 想不卖力都不行. "
        来, 轻入浅出, 蓉也慢慢的由痛转为人间至乐, 而忘情的呻吟, 平一听更
        鼓足了全力冲刺, 蓉紧紧抓着平的背, 十条血痕, 床单已湿了一大片, 混
        着昨天的血迹, 平沉哼了一声, 精华盡入谷底, 平趴在蓉的胸部上休息,
        左手把玩着蓉的乳头.
          " 老公, 你看你满头大汗, 下次不要那么激烈了. " 蓉边擦着平的汗边
            关心平的情形.
          " 沒办法, 娶了个老婆这么漂亮, 想不卖力都不行. "
          " 死相, 每次都笑人家啦! " 蓉羞得直往平的怀里钻.
        平抬起了蓉羞红的脸, 忍不住又是个长吻, 也证明了二人之间的爱.
设置